到了第二天,果然和預料中的一樣,有不少人都積極的去參加搜集食物行列中去,教導主任也沒有食言,真的讓這些人吃了個飽。當然,前提是你得活著回來。

讓一部分人去搜集食物不僅能為生存有份保證,而且對于人口的控制還十分有效。圖書館有有足足一百來人,說實話,這有些多了。雖然說有堆滿整個地下室的食物,還有人冒著生命危險源源不斷的往回運。但一百多人著實有些多了。

打個比方,一個班里有五十個人。開一次畢業典禮,買了整整倆大袋好吃的,兩大瓶芬達,一大瓶可樂。就這,每個人都只夠喝半杯。最重要的是,我就只吃了兩塊餅干一個果凍,一轉眼吃的瞬間就全完了。都是屬豬的嗎,吃的這么快。真是氣死寶寶了!所以,減少人口還是有用的。

然后,不出所料的,一大早出去的十來人中,活著回來的就剩下四五人了。每一個人身上都背了不止一個包,包里全是食物。回來的時候每個人都臉色慘白,看樣子都快魂飛魄散了,但是等到走狗兄們和教導主任將承諾的食物分給他們時,臉上瞬間變得像陽光般燦爛。

到了中午,在發放午飯的時候。趙錦龍一如既往的去排隊,拿好那份少的可憐的午飯準備回去時,一個染著黃毛,嘴里叼了根煙的走狗兄湊了上來。

“喲,哥們。吃飯呢,就這么一點兒,夠吃嗎?”黃毛走到趙錦龍跟前,朝他吐了一口煙。

趙錦龍皺了皺眉,身上的肌肉開始逐漸繃緊。但是看到不遠處朝著他們吹口哨,喊著:“打啊,別慫!”的走狗兄們,握緊的拳頭放松了下來。淡淡的說了一句:“雨女無瓜。”

“怎么就與我無瓜了,咱們都是同學嘛,相互照應是應該的。你說是不是?”黃毛好像來了興致,吸了一口煙,將煙灰彈在了趙錦龍的衣服上。

趙錦龍此時已經感覺有點忍無可忍了,如果再這樣和他糾纏下去,可能事情會發展到無法控制的局面。現在需要馬上擺脫他。

“學長如果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再見。”趙錦龍難得的對讓自己感到不爽的人說了句還算禮貌的話,然后快步打算離開。

“急什么,再陪我聊會兒唄。”黃毛抓住了趙錦龍的肩膀,看樣子是不會輕易罷休。

“你到底想怎樣?”趙錦龍已經十分不耐煩了,只想盡快遠離這個令人作嘔的殺馬特。話說這學校的紀風委員是干什么吃的,學校里這么多殺馬特的都不管嗎?放著這幫五顏六色的玩意兒在學校里干什么,豐富校園里的色彩嗎?

“聽說你有個妹妹是吧,不知道她在不在這兒啊。不如讓咱玩兩天,你們接下來的伙食我全包了。怎么樣?”黃毛一臉淫相的說著。

趙錦龍沒有說話,只是身體有些微微發抖。拳頭握的啪啪響。回過頭來狠狠的瞪了黃毛一眼。

“喂喂!不至于吧。再說了,你妹妹那么漂亮,上過她的人肯定也……噗!”黃毛話還沒說完,趙錦龍的一記重拳就已經落在了他的臉上。黃毛直接被打翻在地,滾了兩圈才停下來。

  最pD新章節*上…。酷匠…網:0

“咳咳!”黃毛一手撐著身體爬了起來,嘴里好像還有什么硬硬的東西,吐出來一看,竟是一顆帶著血液的臼齒。

“你敢打我,你找死!”黃毛瞬間暴怒了,掄起拳頭朝著趙錦龍的眼睛打去。說來也是講究,打架先打眼,把別人的視線封鎖住,然后再一通亂打,任誰都得倒。

趙錦龍并沒有慌張,黃毛這種打法看似兇狠的不行,其實也就只能欺負欺負普通人。大幅度揚起手臂不僅發揮不了太大的力量反而會將自己的軀干部暴露給敵人。也就是普通混混級別的小角色。

先左腳上前,抬起左手擋住黃毛朝他打來的那只右臂,然后提起右拳,配合轉腰,閃電般的轟在黃毛那張令人生厭的臉上。

“啊!!!”黃毛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趙錦龍可不同于混混,他可是曾經在黎鳴的手上撐過十五秒的男人。結結實實的挨了趙錦龍兩拳,黃毛已經有點遭不住了。

可趙錦龍并不打算放過黃毛,侮辱自己可以,但妹妹,是他心中一道不可觸犯的逆鱗。正當趙錦龍打算一拳送身下這個混蛋歸西的時候,走狗兄們紛紛沖上來制止他,可趙錦龍已經不在乎了,左右都是死,還不如臨死前拉上一個,在黃泉路上還能有個沙袋讓他沒事打著玩。

“就你還想上我妹妹,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B樣。能上小雪的人只有我……我認可有資格成為我妹夫的男人。”趙錦龍這樣想著揮下了拳頭。

“住手!”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道宏亮的聲音響遍了整個圖書館。趙錦龍一愣神,立馬就被體壯如牛的走狗兄們拉開了。教導主任從遠處緩緩走來。

“老子今天非廢了你不可。”黃毛從地上爬起來像瘋狗一樣的朝趙錦龍撲去。

“我說了住手!”教導主任又大聲喝道。

“可是,他……”黃毛依舊不死心。

“怎么,你也想制造混亂嗎?”教導主任笑了笑看向黃毛說道。

“不敢不敢。”黃毛打了個寒戰,立刻退到了一邊去。教導主任的手段在昨天已經見識過了,自己可不想被打的半死然后被扔出去喂喪尸。

趙錦龍心想:“完嘍!吾命不久矣了。”搞事情的人下場在昨天已經見到了。今天是自己先動的手,還把人打成那樣。恐怕,是難免一死了。而且就算不是自己先動的手,教導主任也肯定會護著自己的那群走狗們,自己還是難逃一死啊!

“求求你,黎鳴。救救小雪吧,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她。來世我就是做牛做馬也會報答你這份恩情的。”趙錦龍在心里默默的說完了遺言,然后閉上眼睛準備接受死亡的到來。

“你們,把他放開。”教導主任吩咐著走狗兄們。趙錦龍覺得手上一松,走狗兄們把他放開了。

“龍同學,你身手不錯啊。怎么樣,要不要考慮加入我們,一起保護大家。只要你答應,今后的一日三餐頓頓管飽,而且你還可以帶走一些,任你分配。”教導主任笑了笑看著趙錦龍說道。

“啊?”趙錦龍有些蒙圈了,我打了你的人,你不殺我,還要給我好處,這是個什么情況。不過仔細想想,教導主任之所以能有現在的地位,走狗兄們出了很大力,不管是管理和壓制群眾都有很大作用。有自己這樣強力的人加入對教導主任是絕對有益的。

“怎么樣,考慮清楚了嗎?”教導主任又問道。

“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趙錦龍想了想,說道。

“說吧。什么條件,只要我能承受的,都答應你。”教導主任大度的露出他那標志性的不明意義的笑容。

“我可以加入你們,但是要讓我小組的另外兩個成員一日三餐也要管飽。不用額外給他們吃的。”趙錦龍表情平靜的說完了自己的條件。(其實內心慌的一匹)

“當然可以,歡迎你的加入。”教導主任愉悅的向趙錦龍伸出手。其它走狗兄們也紛紛開始鼓掌。

趙錦龍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勉強和教導主任握了下手。

“那準備一下,我看給大家的食物也快發完了。我們一起去地下室吃飯吧!那個,龍同學,你把你小組的那兩個人都叫上,快點過來啊。”教導主任說著便去收拾桌椅。其它走狗兄也紛紛跟上去幫忙。

“呼!”趙錦龍長舒了一口氣,回到了安羽軒他們那邊。

“喂!起來,吃飯了。”趙錦龍踢了一下躺在地上的王智。不知道為什么,現在看王智感覺順眼多了。

“龍哥你總算回來了,我都快餓死了。哎?你怎么什么都沒拿啊?”王智一聽吃飯了立馬躥了起來,但卻發現趙錦龍什么都沒帶回來。

“大龍,怎么回事?難道教導主任那王八蛋又克扣食物了?”安羽軒也疑惑的問道。

“啥也別問,今后都不用挨餓了。待會兒吃飯都使勁兒吃,把這兩天損失的都吃回來。”趙錦龍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說道。

“真的?龍哥你沒騙我吧,這兩天可把我餓壞了。”王智一聽可以吃飽,立刻兩眼放光。

“少廢話,趕緊來。”趙錦龍說著,轉身就走。

王智和安羽軒趕緊跟了上去。穿過吃飯的人群時,王智的心情很快樂。來到了地下室門口,王智感覺有些不對了。到了地下室里,看著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教導主任和他的走狗時,王智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當教導主任和走狗們歡迎趙錦龍,嘴里說著什么歡迎加入之類的話,王智看著趙錦龍的眼神變得非常奇怪了。一頓飯下來,明明剛才一直喊著自己好餓好餓的王智,卻壓根就沒動過幾次筷子。

吃完了午飯,到了午休的時候。趙錦龍一行人朝之前所在的圖書角走去。一路上,誰都沒有說話,氣氛顯得一度尷尬。

“喂!龍哥……你真的加入他們了嗎?”王智開口問道,打破了這份謎之尷尬。

面對王智的質問,趙錦龍陷入了沉思……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