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凝怔怔地盯著牧堯,神情有些茫然。

夜里的風微寒,拂在她的臉上,掀起烏黑的發絲,癢癢的,不知是發絲撥弄臉頰的原因,還是臉蛋因為充血而變得麻癢。

她從未喝過酒,但此時大腦因為突然而來的幸福,導致天旋地轉的眩暈感,讓她覺得……或許這就是喝醉的感受吧。

在牧堯說完話的那一瞬間,她的腦海一片空白,巨大的喜悅狂涌而來,猛烈地沖擊著她的內心,整個人的思緒都陷入了停滯狀態,根本無法思考。

過了很長時間后,她才握緊了顫抖的雙拳,結結巴巴道:“牧堯哥哥,你……你在說什么,怎么不再說明白一些?”

她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在發抖,一顆心怦怦直跳,幾乎要掙出胸膛。

“我在進入承天派,踏上修行大道以前,其實還有另外的選擇,比如開個火鍋店什么的,也可以做得很好。”

  t酷…匠c網、唯一B*正,版*,p其O他》都N是#盜版0;“

牧堯笑了笑,說道:“但既然選擇了修煉,就如同從山腳向上攀登,當你翻過了一座高山,又會出現更高的山峰,以我的性子而言,決不允許被其他人踩在腳下。”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又道:“我從沒期望過開宗立派,名震八方,可我絕對不允許有人會成為自己內心的陰影,無論是敵是友。所以我還有些事情要去完成,如果沒達成目標,我不會有心思去想別的事情。”

冷凝聽了這話,不由有些失望。

但她也知道,牧堯其實并沒有明確拒絕什么,否則也不會說出等待這樣的話。

可是……還是不甘心啊。

這樣的承諾看上去固然很美好,不過到底要多久時間呢?

一年?十年?一百年?

美夢再好,終究虛無縹緲,如鏡花水月。

冷凝輕蹙眉尖,說道:“牧堯哥哥,以你現在的修為,你的天賦,承天派恨不得把你當成寶貝,所有的待遇基本都是最好的,而且在同齡人中,你也幾乎遇不到對手,不過……”

她突然話鋒一轉,極為真誠地看著牧堯,說道:“你是別想甩開我的,這輩子我跟定你了,我會一直等你,直到那一天的來臨。我不煩你,你也別想趕我走!”

承天派的位置很偏僻,丹霞派就在附近不遠,自然更加偏僻,很少會有生人拜訪。

至于山腳下的那些百姓,根本不敢踏足這些仙家之地,只敢遠觀而不敢靠近。

當年在選址的時候,丹霞派師祖特意選了這么一處地方,為的就是清靜,不受人打擾。

畢竟煉丹的過程需要絕對的安靜,如果隔三差五有人過來,那還怎么煉丹?

要知道藥材是很貴的,萬一出了什么事情,誰來負這個責任?

當然,由于求藥的人很多,那時候上門拜訪的人也不少,丹霞派不勝其煩,很是苦惱。

若不是承天派及時出面,制定了一系列規矩,不允許外人隨意拜訪,這才安靜了極多,否則丹霞派的門檻早就被人踩斷了。

這就是為什么,承天派與丹霞派關系如此融洽的原因,丹霞派提供足夠多的丹藥,承天派則負責庇護其安全。

所以當牧堯報出自己身份的時候,守在山腳下的丹霞派弟子馬上換了副笑臉,趕緊上山匯報情況。

在等人的當口,牧堯和冷凝百無聊賴,目光落在山門前的一座巨大銅鼎上。

這座三足銅鼎幾乎有四五米高,代表著丹霞派的內核精髓——煉丹。

由此可見,創立丹霞派的那位師祖,十有八九是一名煉丹狂人。

冷凝從懷中摸出一個錦囊,在牧堯的眼前晃了一下,笑道:“牧堯哥哥,你送我的這些丹藥,應該就是丹霞派煉制的吧?”

先前離開客棧的時候,牧堯送了不少珍貴的丹藥給她,可以提升她的修為,這舉動無疑讓冷凝高興了好久。

這些丹藥連寒池宮都未必能拿得出來,牧堯卻隨手送給了她,這也讓冷凝更加堅定了留在他身邊的想法。

牧堯淡淡一笑,沒有說話,思緒卻飄到了別的地方。

因為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在客棧吃飯的時候,他曾經想過,如果非要說有什么事情能觸動到他內心的話,或許便是此生遇到的那些人了。

平安、舒溫、張良、文恭、黃小儉……

但這里面,偏偏沒有慕語語。

為什么會這樣?

不過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他對慕語語固然有虧欠,但自己并不是一個會主動對異性產生好感的人。

對于慕語語,他也搞不清楚彼此到底是怎樣的關系。

忽然,一道聲音響起,打斷了他的思緒:“原來是承天派的牧堯道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啊。”

一名青年模樣的修士飄然而來,神情頗為恭敬,對牧堯行了一禮,笑道:“我叫溫廣明,丹霞派長老,都說神相峰的牧堯道友天賦高絕,在同齡人中出類拔萃,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冷凝笑道:“牧堯哥哥,你還真是出名啊。”

溫廣明笑著說道:“那是當然,牧堯道友現在可是中州修行界的紅人,誰沒聽過他的大名?”

說到這里,他打量了牧堯幾眼,由衷贊嘆道:“早就聽聞牧堯道友容貌非凡,如今總算是見著了,能擁有這張臉龐的人,又怎會是平庸之輩?”

牧堯卻沒有多少客套話,開門見山道:“實不相瞞,我來這里,是為了借貴派的神農鼎一用。”

溫廣明聽了這話,爽朗笑道:“沒問題,我這就帶你過去,反正神農鼎現在閑置著……”

牧堯不等他說完,補充了一句:“我不想讓你誤會,我的意思是……我要把神農鼎拿走,當然,只是暫借。”

溫廣明的笑容漸漸僵硬,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道:“神農鼎確實由我保管,不過……你要神農鼎做什么?”

“我要煉制一種丹藥,只有神農鼎才能將藥效發揮到最大,而且我的材料留在了承天派,在這里煉制不了。”

牧堯看出了他的擔心,說道:“你放心,等我用完了,立即拿回來給你。”

溫廣明面有難色,說道:“可是,這神農鼎是我派的貴重之物,是不是不太……”

“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嗎?”

牧堯誠懇說道:“我也是被逼無奈,才會出此下策,時間不等人,不瞞你說,我真的非常著急。”

溫廣明猶豫片刻,說道:“看你這樣子,估計離開承天派有一段時間了吧?”

牧堯說道:“大約十天左右。”

溫廣明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解釋道:“難怪你們不知道,九幽魔族又打過來了,中州修行界的高手盡數出動,就連我派都遣出了不少人,現在沒一個能做主的長老在,我也無能為力啊。”

他說到這里,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轉頭看向冷凝,說道:“對了,你們寒池宮的分家也派人去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