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代玉還是肉疼地付了錢,然后自我安慰這買車的錢是游玲出的,這才心理平衡了些。

六十億這么一花就剩下五十三億了,唉,這就是有錢人的煩惱啊。

以前代玉很不明白那些富豪那么有錢了,為什么還要拼命賺錢,現在總算是明白了。

賺得多,花得也多啊。

如果代玉現在只有幾萬塊,能買的車子便只有qq那種類型的了,還想買防彈的勞斯萊斯,做夢吧!

付了錢之后,代玉來到了店鋪,開始和徐璐商量創建代家的事情。

一下子花了七億左右,代玉現在急著把這些錢賺回來了。

“創建代家?”一聽說代玉有這打算,徐璐的眼睛頓時一亮,“這是好事兒啊,我完全支持。”

  酷c%匠網唯!G一¤$正版%,_其P他b{都AG是!盜版0Qk

代玉嘻嘻笑道:“支持就好,我現在就是想問問,創建一個家族都需要什么。”

徐璐想了想,隨后笑道:“首先,你需要一幢大房子,越大越好。然后,大房子里要有許多保鏢和傭人,越多越好。有了這些之后,接下來要有的便是屬于你自己的標志產業。比如說徐家是拍賣行,甫家呢是物流,王家是商場。你覺得你代家的標志產業是什么?”

代玉想了好一會兒,這才十分肯定地說道:“我想,我代家就以電子科技為標志產業吧!”

“電子科技?”徐璐原以為代玉會說以古董店徐玉記作為標志產業,沒想到代玉說的竟然是電子,“為什么?這方面你有經驗嗎?”

“我的電腦網絡技術是世界級水平,而國內現在用電腦和手機的人雖然多,可是精通的人并不多,所以我想電子科技在華廈應該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代玉點了點頭,娓娓說道,“其他產業都被幾個大家族把持壟斷了,想要跟他們競爭比較麻煩。而且最關鍵的一點,電子科技是新興產業,也是未來世界的重點產業,無論什么時候都不會被淘汰。所以,我決定了,我要創建一家科技公司。”

聽完代玉的分析,徐璐很是贊許:“代玉,沒想到你想得這么遠。嗯,不管你做出什么決定,我都支持你。只是電子科技這個行業我并不熟悉,沒辦法幫你,抱歉啦!”

代玉笑道:“問題不大,我們學校有電子專業,我可以直接從我的校友里找人才。實在不行,有錢還怕找不到人才?”

代玉都這么有信心了,徐璐更不會多說什么了:“行,買別墅和請傭人的事情交給我了,保鏢你自己請。話說,你準備買多大的別墅?”

“不買。”代玉道,“買塊地,我自己建。這樣一來,我科技公司的創建和別墅的建設就能同時進行。一年之內,我一定會讓代家出現在長安市!”

看到代玉充滿了雄心壯志,徐璐不禁很是慶幸自己找對了合作伙伴。..

說實話,她以前看好代玉的潛力,可是沒想到代玉的潛力竟然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這樣的男人真的是萬中無一啊。

徐璐以前還想著自己應該找什么樣的男人,現在她覺得她找到了。

只是,這個男人喜歡她嗎?

應該有點兒喜歡,不過,他應該更喜歡自己的生體吧?

對于他來說,他女朋友瑤瑤才是他精神的支柱,其他女人估計都只是他一時的“見瑟起意”。

徐璐很了解代玉,甚至比代玉自己還要了解。

所以她不強求什么,一切順其自然吧。

代玉并不知道徐璐在想什么,他興致勃勃地跟徐璐商量了許多,并且制定好下一步計劃,這才心滿意足地回學校。

晚上,代玉坐在電腦前,認真地做一份關于電子科技公司的計劃。

他之所以想要以電子科技公司為主要產業,除了下午他自己說的那些理由之外,還有一個理由是因為裝13系統。

系統實在是太先進了,先進到代玉無法理解這種東西到底是什么樣的一種存在。..

代玉如果自己創建一家電子科技公司的話,在盈利的前提下,他一定會投入大把大把的人力物力去研究裝13系統的形成以及運作。

裝13系統當然知道代玉的想法,只是哼哼了兩聲以示嘲諷,并沒有多大表示。

當然,哼哼就是最大的表示,那就是表示愛咋咋地。

代玉將初步做了個計劃,電話響了,代玉隨手接了起來:“你好,你是……”

電話那邊的人很是客氣地說道:“教官好,我是疾狼部隊的小孫,隊長讓我來給您送車,我現在就在西工大校門口,請您出來接車好嗎?”

“哦,我馬上就來。”代玉收起電腦,立刻跑到了校外。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下,價值一億美金的勞斯萊斯到底長得什么模樣。

西工大校門外,一大群學生圍著一輛黑光锃亮的勞斯萊斯,眼放精光。

“哇塞,這誰的車啊!真牛叉!”

“勞斯萊斯哎!咦?我竟然不知道這是勞斯萊斯哪一款的?”

“這輛車的車主要是把我包了,我不要錢也樂意啊!”

“就你那胖乎乎的樣子,你倒貼錢人家還不樂意呢!”

“滾!”

男學生嫉妒,女學生羨慕,不過大家差不多都是只動嘴皮子,很少人真的上前去找小孫談些什么。

他們都以為車子是小孫的,而小孫應該是在等學校內的某個女生。

一想到某個女生要坐上這輛車子,男生們又是一陣嫉妒,大罵“好白菜都讓有錢的豬給拱了”,女生們也是一陣嫉妒,到底是哪個女生到底能夠坐上這種豪車啊!

他們想像中的女生沒到,有一個長相很不錯的女生卻是主動貼了上去,滿臉笑容地敲了敲車窗。

小孫打開車窗,滿臉蒙逼:“同學,有什么事情嗎?”

那女生用手撥弄了一下自己額角邊的一縷發絲,露出甜甜的笑容和潔白的牙齒:“這位先生,能不能請我去你的車上坐一下,交個朋友?”

“韓花花!”

“這狐貍精又開始吊凱子了!”

“燒貨!”

學生們小聲議論著,男生對她的不齒之中帶著點酸葡萄的酸味兒,女生對她的鄙視之中帶著點嫉妒。

不過這個韓花花一點兒也不在乎,面帶微笑地等著小孫答復。

西工大里的女生沒幾個比她漂亮的,她很有信心勾到這位開豪車的凱子。

小孫滿臉為難地說道:“和我交朋友可以,不過這車不是我的,我不能讓你坐上來,實在抱歉啊!”

韓花花還以為小孫在和她打馬虎眼,繼續死纏爛打:“先生你真幽默,真會說笑,呵呵……”

“喂,這位同學,讓一讓,你擋著我了。”韓花花身后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她轉身一看,然后就看到了代玉。

“是你?”韓花花瞥了代玉一眼,哼哼說道,“我說代玉同學,這兒到處都是路,你隨便走哪里都行啊,干嘛非得說我擋了你的路了。”

代玉現在已經是學校里的名人了,不過大家只知道他有那么點錢,至于有多少錢,學生們還真不知道,所以韓花花也不覺得代玉有什么了不起的。

代玉說她擋了路,耽誤她吊凱子,她當然不爽,然后就懟上了:“別以為自己有點兒臭錢了不起,窮得瑟。這社會有錢的人多得是,你和這位先生比只是一個窮鬼,別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明白了嗎?現在,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