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路崎嶇,樹影搖曳。一陣馬車的吱呀聲遠遠傳來,夕陽下一隊人馬正緩緩向北行進。

小隊有三五輛馬車,十幾名騎著高頭大馬的壯漢。他們膚色黝黑,手握武器,行進中時不時的會回頭望向身后其中一輛載人的馬車。

“這都第幾天了,受了如此重的傷,竟然還能僥幸從巨鱷獸的口中活下來,此事乃我平生少見!

不過,看他的年紀恐怕比媚兒還小。他為何會出現在這里?又為什么去招惹那兇悍的巨鱷獸?

此子眼生,不像本地人,那么他究竟是何許人?”

小隊行進至某處,當前一人眼神掃過那輛馬車,低低呢喃,眼神中不時閃過睿智之芒,還有......一絲不易覺察的沉郁!

那人是一青年,并非如其他大漢那樣四肢健碩,年紀雖然不大,卻有一股中年人的沉穩。

尤其是那雙深邃的眼眸,宛如一汪潭水,深不見底。任風吹草動,自古井不波。

而且,從他的所處位置來看,應該是這個十幾人小隊的核心人物。

“公子說的極是!要不是我們外出打獵正巧碰到,這小子指不定早就去了陰曹地府投胎了!”

緊隨那青年其后的有另外一名赤膊大漢,此刻他一邊說著,一邊擦拭著手中大刀上的血跡。

言語中似并不在意青年的話語,而他更多的是關心后面幾輛馬車上的獵物。

“這次可這是大豐收啊!公子你看,咱們白狼傭兵團這次不僅打到了雇主需要的獵物,還額外打死了一頭巨鱷獸!

這可是堪比凝氣四層的兇獸啊,它的血肉那可都是上等的寶貝啊!哈哈!這次咱們白狼傭兵團一定能在咱們雙德村聲名大噪。

還有,那個什么狗屁七殺傭兵團,我看他們這回還有什么資格和咱們白家的白狼傭兵團相提并論!哼,一群渣渣!”

那赤膊大漢似很滿意此次的收獲,畢竟他們白狼傭兵團人少式微,常年被那些規模較大的傭兵團欺壓,他口中的七殺傭兵團就是其中之一。

這些年他們白狼傭兵團的收入越來越少,甚至已經到了不能貼補家用的地步。

而相比來自于如日中天的七殺傭兵團的壓迫,白狼團這些年簡直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如今,兩家在雙德村已然成了彼此的死對頭。

“白谷大哥就是喜歡吹牛,如若不是這頭巨鱷獸受了重傷,我們是不可能將它捕殺的......”

這時,突然一聲銀鈴般的笑容從那輛載人的馬車上傳出,只見一只白皙的纖手輕輕的將車簾撩起。

還未見人,一陣淡淡的紫蘭悄然氤氳而散,那香氣沁人心脾,別有一番青澀的味道。

  酷B匠網%永久O免Y費;&看Nc小‘說/0C

“白冰哥哥,我們這是到哪了?”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晚霞火紅,染紅四方。一位妙齡少女此刻正微微探出身來,望向前方。

微風習習,輕輕卷起少女的長發,在這一刻,仿佛整個晚霞都要被少女奪去了光彩,變的暗淡。

紫色的裙擺搖曳,那婀娜的身姿,在這一剎那宛如畫中的仙子,令天空的飛鳥都不愿急速飛走,似生怕錯過這片刻的美好。

“函谷關......”

那被少女喚為白冰的青年,說話中神色竟隱隱的凝重了許多。

“亡魂索命函谷關,自古生機一線天!”

白冰喃喃中,幾乎所有人都下意識的直起了身體,緊了緊手中的兵器。

“大家都給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保護好媚兒小姐和公子的安危!

這函谷關素有陰邪之地之稱,傳言一線天內有污穢之物,如果不想讓這里成為鬼門關,決不可掉以輕心!”

言語間,那赤膊的白谷也不再調笑,全身肌肉緊緊繃著,做好了隨時面對突發情況的一切準備。

“早些時候此地陰氣并未如此之重,即使聽說過往客商和行人,路過此地最終尸骨全無的事,也是少數。

我等闖蕩江湖這么些年,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況且這函谷關并非第一次出入,往日雖有陰氣,卻從未如這般陰森。

也不知最近幾個月是中了什么邪,所有從這里進入的活物,竟幾乎無一活著走出來!函谷關莫不成真要成了人人懼怕的鬼門關?”

白谷說話的聲音漸漸的低了下來,不多時一道巨大的天塹出現在他們面前。

那是一座亂石嶙峋的石山,山上除了石頭沒有任何植被和鳥獸。夕陽下,已經看不清此山輪廓。

但如若此刻抬頭向上望去,那如同被天神之力一刀辟出的一線天卻在晚霞的映襯下,化作了一道撕裂天空的......血痕!

“要不是家族內部有緊急的事情發生,老子說什么也不會從這里穿過!”

打了一個寒顫,白谷一行人已經行至函谷關的關口!

站在關口,才能越發的感受那從一線天內彌散出的陰寒之意。

而那宛如一頭巨獸般的石山,此刻好似匍匐在此處,張開血盆大口,靜待獵物入口!

“大家都小心!媚兒,你回到車內,不管外面發生什么,你都不要出來!所有人......戒備!”

白冰雙目寒芒一閃,并沒被這股來自谷內的陰寒懾在原地。一拍韁繩,當先一人踏進一線天。

“所有人跟上!”隨后白谷等人也緊隨其后,踏入谷內。

嗚——陰風襲來,穿梭在潮濕谷內,掀起陣陣黑霧,不多時便將入口遮擋。

夕陽已經落下,蒼白的月光并不能這將黑霧穿透。突然......一雙滴血的雙眸在入口的濃霧中一閃而過!將濃霧攪亂!

......“這是......哪?我......是是誰?”

黑暗中,一道虛幻的身影緩緩漂浮,不知去向何方。

四周一片模糊,一段段斑雜記憶映像呼呼閃過。向著那道虛幻的身影聚集而去。

仔細看去,那身影是一個少年,眉清目秀,氣宇浩然!

此刻,這少年雙目緊閉,額頭泌汗,白皙的臉龐上帶著幾分猙獰的苦楚。面色陰晴不定,雙拳更是緊緊握著,渾身的衣衫也早已不復存在。

此時此地別無他人,如若季菁菁在場,定會花容失色!因為,這個少年不是別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王野!

而此地正是王野的......意識空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麥說:   每天保底2更,10:00和12:00各一更,喜歡的大大點點追書,養肥再看不遲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