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

噴出一大口殷紅的鮮血,灑落大地。那血嗞嗞的冒著黑煙,瞬間成為了黑色。王鵬項心神大亂,眉頭狂跳,心中暗叫不好妙!

“奎羅這個混蛋,竟然給我的虛假情報!!”

王鵬項單手撐地,在對方那如同天威般的靈壓下,他全身顫抖,關節更是咯咯作響,甚至此刻他都沒有勇氣站起身子!

這就是筑基修士的強大!強大到連王鵬項這樣的強者都來不及思考事情的始末!

以及為什么自己在做了一系列的精心策劃后還會遇到此種劇變!

甚至他的左膀右臂,掌管信息搜集的大前鋒奎羅又怎么會沒有調查清楚白狼團此次出行的目的,以及這神秘筑基老者的所在!

王鵬項想不明白,此刻,他的腦海之中只有一片空白!!

“還不快滾!!”

正在王鵬項思索之際,那蒼老的聲音再次傳出,夾雜著的靈壓包含著神識沖擊,席卷而來,轟轟然將王鵬項籠罩,令他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

“前輩何人?我與前輩往日無仇近日無冤,前輩何須如此?”

王鵬項此刻腦中千回百轉,白家是他們七殺傭兵團的老對手,不說知根知底,也了解個七七八八。

他實在想不出來白家除了輔佐現任家主的大長老之外,還能有哪位筑基級別的強者!

所以,他斷然判定,擋在自己面前的這個老者,排除白家的隱秘實力,必定不是白家之人!

那么,此人是之舉有意為之,還是無心幫之,王鵬項不得而知。

如果是后者,此人只是路過此地,因為打抱不平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這才出手,那么他王鵬項到可以亮出身份,引出適當的利益去化解,甚至拉攏為己所用也不為過!

但是,如果情況是前者……

也就是說這個筑基強者,若是白家的隱秘實力,又或者是白家請來的幫手。那么,此人將瞬間打破現在白狼與七殺之間的平衡,置他們七殺于谷底,成為白家的靠山所在!

這樣一來,他們七殺團將徹底被白家的白狼團打壓,而最終淪為末流。更別談在雙德城安身立命,為他們背后的……七殺殿效命!

畢竟,得罪一位筑基強者,不到萬不得已,這簡直就是如同自殺的行徑!

而且,倘若真的到了那個時候,他們七殺傭兵團失去了存在的價值,在得罪一位背景未知的筑基強者和放棄他們七殺團之間,七殺殿將毫不猶豫的選擇后者。

失去了七殺殿的庇護,單單是仇家就無法令他們七殺存活,更別提往日強大的對手了!

“爾等宵小,還不配知曉吾名!還不快滾,莫不是讓老夫請你不成?”

這時,那聲音含怒,似已不耐。

生死關頭,王鵬項仍舊堅持在千丈之外,保持著半蹲的姿態,始終無法抬起頭來,更難以進入那馬車方圓千丈的范圍內!

“前輩息怒,我乃七殺殿副殿主閔蜢座下大弟子王鵬項!家師喜交善緣,不知前輩可否聽聞家師名諱?

如若有舊,還請前輩看在家師的薄面上,饒恕晚輩魯莽之罪!他日晚輩定當登門賠罪!”

咬著牙,勉強擠出幾句話來,王鵬項的面色更加的蒼白起來。

他在賭,也是在在試探。他賭這位神秘高人不是白家的幫手!

并且從那神秘老者給出的感覺來看,確實是有筑基強者的威壓,但卻莫名的有種后繼無力的空虛之感。

這個感覺在此人剛現身的一瞬間,由于慌亂,王鵬項并未有所覺察,而今,在這威壓下待足了數息時間,這種感覺就緩緩的顯現出來。

雖然不明顯,但是也難逃王鵬項那雙狡猾的雙眼!

“哼!自尋死路!試探我?!別怪我沒給過你機會!妄自猜測者,死!”

正在王鵬項內心盤算之際,那老者似輕易看破了他的心思,話語之中的憤怒之意,陡然提升,好似再也無法壓抑!

于此同時,一股如同怒龍一般的劇烈威壓,化作一道颶風,瘋狂的對著千丈外的王鵬項席卷而去,下一息就要將其覆滅!

“前輩!此丹……此丹還請前輩務必收下,算是晚輩薄禮,以表先前魯莽行事的歉意!”

王鵬項雙膝下跪,雙手舉過頭頂,一個晶瑩剔透的白骨玉瓶正躺在他的手中。

他聲色虔誠,一副討好那筑基強者的嘴臉,更有幾分不知真假的肉疼之色洋溢在臉上!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那瓶子并未封口,一股濃郁的丹香飄散而出,將此間山谷彌漫,更有陣陣鳳鳴之音繞耳。

“哼!”

那老者冷哼一聲,并未為之所動,似不滿這所謂的賠罪之禮。

“此丹,名為鳳鳴丹!乃中階丹藥,有療傷治愈之療效,而且此丹傳聞是一位丹師為了自己久病的妻子研制出的良藥。

不僅有祛除百病延年益壽之效,更有美容養顏永固青春之用。”

見那老者未有絲毫的心動,王鵬項急忙繼續開口補充道。

這王鵬項居心叵測,江湖混跡久了,雖然算不上老謀深算,但也是老奸巨猾之徒。

也就是短暫的接觸,從他試探,到奉迎,再到獻丹,幾乎就是眨眼的功夫。這個人的嘴臉幾乎如同變臉一般,變了又變!

而且,此刻他明知那人是男人,還依舊冒死獻上此丹,那么他的用意就顯而易見了!

這是沖著白媚兒去的!!

那威壓是從白媚兒的車架內傳出,那是車隊中小姐專用的閨房,如果與白媚兒并無瓜葛,此人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出現在白媚兒的馬車上!

而且,此人雖然并未言明,但至今未曾出手,只是從氣勢上威逼王鵬項,其中之意,無非就是想保護白家,并且并未有對他出手之意!

或者,其中又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那么,短短的一瞬,王鵬項分析來分析去,斷定此人與白媚兒關系絕對非同一般。

  j(酷H匠網=m唯-一O{正版y,@"其:他q都bZ是VV盜P版0

并且還有什么制約著他始終沒有現身,而且還沒立即對他出手。那么,他就有拉攏的機會!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麥說:   :大麥:上班太忙,抽空補一更,希望大家還沒忘記大麥!   王野:(⊙o⊙)…不要臉的騷豬!現在早就吃成大胖了都!哈哈!   大麥:……還是夠閑,下一章得給你制造點麻煩!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