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這個聲音傳入眾人的耳中時,華銘注意到韓玉生全身的肌肉幾乎是瞬間繃緊。

這是進入戰斗狀態最明顯的表現,表明韓玉生此時已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這讓華銘頓時感覺好奇,同時又有些擔憂。

好奇的是,為什么這人會認識韓玉生。

而擔憂的,則是韓玉生的這種狀態,說明來者不善!

當聲音的主人出現在眾人眼中后,華銘幾乎也是瞬間進入了戰斗狀態。

原因無他,完全是因為他利用系統看到了對方的實力。

來者一共有七個人,穿著一身白底金邊的制服,看起來也是某個學院的人。

其中一個看起來和韓玉生差不多年紀的人,就是剛剛說話的那個,在華銘系統的掃描下,他的實力也暴露無遺。

“武尊!他們居然有一個武尊!”

華銘咬著牙,低聲朝著身后的同伴傳遞了這樣一個信息。

沒錯,這個和韓玉生看起來年紀差不多的人,居然是一名武尊強者。

而武尊這個境界,也終于展現在了華銘的眼前。

姓名:林修

性別:男

年齡:四十二歲

目前境界:武尊(領域一重天)

武器:???

武技:???

綜合戰斗力:???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實力相差實在太大,所以華銘只能探查到對方的名字和境界,具體實力一概不知。

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讓華銘震驚了。

原來,韓玉生之前說過武尊境界那種堪比神明的力量,居然是領域!

  UN酷_V匠網永久免LN費看E☆小*說N0

的確,擁有了領域的人,在自己的領域中,的確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除了林修,另外六個人同樣實力不菲,兩個靈武師,剩下的四個居然都是先天武師,最弱的也有這靈海境實力。

而且看起來,他們同樣也是參與交流會的學院,和剛才那個不知道哪里來的土鱉比起來,這群人才真正算得上是勁敵!

“林修,你想干什么?”韓玉生緊緊握著他那把藍色長劍,蓄勢待發。

“哎呀呀,韓師兄,你這是做什么?這么防備著師弟,師弟可是很傷心啊!不過也對,韓師兄你這么多年了都無法突破,有些緊張倒也正常!”

林修似笑非笑,語氣中充滿了譏諷。

“你!”

韓玉生氣的咬牙切齒,手中的長劍都出鞘了一些,但還是被他強壓了下去。

林修不屑的一笑。

“喲,韓師兄,實力不見長,這脾氣倒是不小。也對,任誰在靈武師巔峰卡著十幾年,心情都不會好,更何況還是當初被稱為第一天才得韓師兄呢?

也罷,反正這次來也不是找麻煩的,師弟就先告辭了!祝韓師兄能夠在有生之年,成功突破到武尊境界,哈哈哈哈!”

看著猖狂大笑的林修,韓玉生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握著長劍的手已經青筋暴起。

看著林修等人漸漸遠去,所有人的臉色都很難看。

柳紅鸞嘆了一口氣,來到韓玉生身邊。

“院長,消消氣吧,為了那個叛徒,不值得!”

聽到柳紅鸞的話,韓玉生的氣息這才平緩了一些。

過了一會兒,韓玉生沉著臉,頭也不回的走上馬車,只留下了一句話。

“我們走!”

馬車開始晃動,華銘看著面前陷入沉思的韓玉生,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出了這么一檔子事,楚琳也不再糾纏著華銘了,讓他回到自己的馬車上,也有讓他向韓玉生打探一下那群人消息的意思。

只是自從上了車后,韓玉生就一直沉著臉,也不說話。

過了許久,華銘才試探著開口問道。

“院長,剛剛那個人,到底是誰啊?”

這個時候,韓玉生才抬起頭,眼神中竟然滿是滄桑,再也沒有以前朝氣十足的模樣了。

嘆了一口氣,韓玉生開口解釋。

“這些事情,應該就只有入學比較早的紅鸞知道了。不過我想你們也應該能猜到一些。

十五年前,我還是凌蘭學院的一個學生,作為當時劍士分院的親傳大弟子,我可以說是寄托了劍士分院無數人的期望。

而我當年也的確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年僅二十歲,就突破到了先天靈海境,距離氣海境都只有一步之遙。

那林修,是我的師弟,當時的二弟子,比我小三歲。

他的天賦比我要差上一些,但也可以說是天賦異凜了。但是當時我身上的光環實在是太多了,幾乎沒有人注意到他。

也就是那個時候,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顆嫉妒和仇恨的種子。

我當時也注意到了這些,但卻沒有放在心上,這是我最后悔的事情。

而在我二十五歲那年,也就是我最后一次參加交流會那年,林修做出了一件讓所有人都無法想象的事情。

一天晚上,他偷偷潛入了當時劍士分院院長,也就是我的老師的臥室。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們才發現老師死了,而殺死他的,正是林修獨有的劍法!

而當我們去找他對峙的時候,他早已經逃之夭夭。

后來我們才知道,他逃跑后居然加入了圣武帝國皇家學院!這也是他背叛凌蘭的原因,因為圣武皇家學院給了他一個老師的職位,還有更多的修煉資源!”

說到這里的時候,韓玉生已經是咬牙切齒,眼神中滿是憤怒。

華銘沉默了,他沒想到韓玉生居然還有這么一段往事。

想起他平日里陽光的模樣,有誰會想到,在他的心底會有這么一段心事?

對于那個林修,華銘也很是憤怒,但心中卻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對勁。

但他卻始終想不出來,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對。

想了一會兒,華銘抬起頭,看著韓玉生,眼神中充滿了堅定。

“放心吧院長,這次的交流會,我絕對會給您出口惡氣。而那個林修,我也向您保證,以后絕對不會放過他!”

韓玉生一愣,抬頭看著華銘。

當看到他堅定的眼神時,他這才勉強露出一個笑容。

“我相信你能夠做到!”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