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纏手!

乃是一門近身肉搏戰的功法!

聽聞修煉到大成,更是連子彈都可以抓住。

秦非知道這是妹妹的好意,也就沒有拒絕了,將功法收了起來。

隨后,秦非對著妹妹說道“為了進來見你,你哥哥我可是下費苦心,手底下的兄弟都被你們道觀的道士給打了,你們可要負全責啊!”

“一定一定。”秦雨欣笑道。

今天晚上雖然歷經千辛萬苦才見到妹妹秦雨欣,但是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看到妹妹相安無事,秦非心里面那緊張的心也就放了下來。

秦非一行人在天痕道觀內居住了一晚后,第二天秦非便讓老鐵頭帶著人先下山。

而自己還有一些話想要親自對妹妹秦雨欣說。

在天痕道觀內的柴房當中。

一位醉醺醺的道士抱著一壺酒,走起路來搖搖晃晃著。

他進入到了千機道人的房間當中,對著屋內的暗器機械,就是一陣亂砸,像是發瘋了一般。

正巧在這個時候,千機道人回到了房間,看到那位醉醺醺的道士發酒瘋,把自己收藏的暗器機械都砸了個遍,這一刻,千機道人眼睛紅了起來,直接上前與那位道士打在一起。

兩人交手了十幾招后,千機道長點住了那位醉醺醺的道士穴道,然后把他押往到了觀主天無上人的面前。

“觀主,青真子喝醉了酒后,就潛入到我房間當中,對著我的暗器機械就是一頓亂砸,還請觀主嚴懲青真子!”

千機道長對著天無上人訴說道。

在這個時候,秦非和秦雨欣來到現場。

眾人看到秦雨欣到來,紛紛低下了頭,雙手合十,對著秦雨欣尊敬說道“師祖!”

“發生了什么事情?”

秦雨欣問道。

“師祖,還請你為我做主啊,我搞了一輩子的研究,研發出來那些珍貴的暗器,但是就在今天,所有的暗器都被青真子給毀掉了。”千機道長訴說道。

青真子胡子拉渣,是一個中年男子,此刻他還沒有清醒,嘴中迷迷糊糊的說著。

“好酒啊,再來!”

秦非站在了現場,看到這青真子這一副樣子,心想著。

青真子犯下了滔天大禍,絕對會受到天痕道觀的嚴懲。

甚至都有可能廢掉他的武功,將其趕出天痕道觀。

但要是自己出手救下他,青真子定然會對我感激涕零,這樣一來的話,我的身邊不就多了一位高手護衛。

秦非站在了一旁。

秦非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

“來人,打一桶水過來,讓他好好清醒一下!”秦雨欣沉聲說道。

一桶水潑在了青真子的臉上,使得他頓時清醒了許多。

他第一眼睜開看到自己置身在天痕道觀的大廳當中,道觀的觀主和師祖都已經來到了現場,又看到千機道長一副要殺了他表情,青真子知道,自己應該是喝酒闖下大禍了!

“師祖,觀主,你們怎么會在這里?我是不是做錯了什么事情?”

青真子并不知道自己喝醉酒做的事情,因此現在的他一臉懵逼。

他喜歡喝酒!

這件事情整個天痕道觀的人都知道。

但是大家也知道,青真子喝酒經常容易斷片。

喝醉后,連自己的人也敢打。

也正是如此,道觀的人才會限制青真子飲酒。

這幾個月下來,青真子再也忍不了了。

趁著昨天晚上道觀門外出了事情,他就悄悄溜進了柴房,本來打算就喝一小口的。

但是沒有想到,他管不了自己的嘴。

喝完了一口又一口。

喝著喝著,青真子就斷片了。

事后做的什么事情,他腦子里面根本就不知道。

“青真子,你平日里招你惹你了,為什么要毀壞我的暗器機械!”

青真子有一些愧疚,低聲問道“千機道長,對不起啊,我喝醉的時候,毀掉了你多少暗器機械!”

“房間里面的所有暗器都被你毀掉了,就只有我身上的極影刺還在。”千機道長怒斥說道。

“對不起啊,我會為此事負責的。”青真子愧疚說道。

千機道長得理不饒人,對著師祖和觀主問道“青真子毀我寶物,還請嚴懲他!”

秦雨欣無奈地搖了搖頭,對著天無上人問道“觀主,以青真子犯下的錯誤,我們天痕道觀的規矩怎么說?”

“廢掉武功,驅除道觀!”

天無上人有一些不忍,但還是把話說出口。

青真子聽到這種懲罰后,整個人的臉頓時變得蒼白。

他雙腿跪在了地上,對著師祖和觀主,求饒說道“師祖,觀主,看在我青真子為天痕道觀付出的汗血功勞,還請你們不繞過我這一次。”

千機道長往前走了一步,怒斥說道“家有家規,觀有觀規,既然你做錯了事情,那就必須要受到嚴厲的懲罰!”

兩位道士走上前來,打算廢除他的武功,就在此時,秦非往前走了幾步,對著秦雨欣說道。

“妹妹,你之前不是說會派一位道觀高手來保護我嗎,我看青真子道長就不錯,那我就要他下山保護我。”

秦雨欣頓時一愕!

自己什么事情答應秦非這個請求的?

秦非使了一個眼色,秦雨欣頓時明白了哥哥秦非的意思。

秦非這是想要趁此機會救下青真子,將他收入囊中。

秦雨欣思考著。

青真子犯下了大錯,廢除武功驅除道觀,與其如此的話,不如讓他陪同在秦非哥哥的身邊。

青真子的實力不弱,最起碼比古行和老鐵頭要強上許多,要是下山后由他來保護秦非哥哥,自己也放心。

“你真的想好了嗎,要讓青真子陪你一同下山!”秦雨欣配合著秦非演戲。

兩人一唱一和著。

“想好了,就他了,但要是青真子道長嫌棄我的話,那就算了。”秦非對著青真子說道。

青真子抬起頭看向了面前的秦非,感激說道“我青真子愿意追隨秦非兄弟!”

青真子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位外人相救。

這一刻,使得青真子心中暗自發誓著。

自己這后半生的命,是由秦非救回來的!

他后半生,愿意忠心于秦非!

乃怕是做掉腦袋的事情,他也愿意隨同前往!

“師祖,不可啊,青真子毀我暗器,必須要付出代價,要不然我們這些人不服。”

還沒有等到秦雨欣說話,秦非走上前去,對著千機道長說道。

“道長,你要是選擇原諒青真子道長,我愿意支付一筆錢,到時候你就可以拿著這筆錢,買更多的材料,制作更多的暗器。但要是執意要嚴懲青真子的道長,那這一筆錢,我肯定是不會付出的。”

秦非貼上前去,對著千機道長低聲說道。

“并且你師祖已經答應我了,讓青云子下山保護我,你要是嚴懲青真子道長,那可就是得罪你的師祖,到時候你不但沒有經費來研究你的暗器,而且還會受到師祖的特殊對待,你可要想好了啊!”

千機道長千思熟慮后,最終還是選擇了前者。

選擇放過青云子!

千機道長對著秦非問道“好,我答應你,放過青云子。但是你說,你能賠償我多少錢!”

秦非伸出了一個手指頭。

“一萬!”

  酷{匠z網m`首:N發&0

千機道長不屑說道。

秦非搖了搖頭。

“難道是十萬!”

如果是十萬的話,剛好可以彌補所需的經費。

“千機道長,做事情要往前看,我說的是一百萬。但是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請求,希望你能夠把極影刺贈送給我!”

秦非淡然回道。

千機道長聽到秦非要給他一百萬的經費,使得千機道長有些站不住了。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么有錢的嗎!

有這一百萬的話,他千機道人就可以買十倍數量的原材料,制作更加優越的暗器。

千機道人取下了身上的極影刺,贈送給了秦非,客氣笑道“既然秦非小兄弟喜歡,那我就送給你!”

秦非從身上取出了一張銀行卡,放在了千機道長的手中,然后對著他耳邊低聲說道。

“道長,你以后要是研發出來了更高級的暗器,一定要撥打這銀行卡上的電話號碼,到時候我出高價來購買。”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